日语高考服务网 高考成绩快速提升50-80分

咨询电话:134 2000 9113      学校合作:159 000 66645

免费申请学习资料

  • 姓名 *

  • 手机 *

  • 邮箱 *

  • 备注

  • 提交

在线培训课程预约

  • 姓名 *

  • 联系方式 *

  • 咨询课程

  • 提交

新闻动态

快乐国际广州校校长——唐平

浏览:716 发表时间:2020-09-18 14:00:29

本文作者唐平,快乐日本语专职教师(当时)。先后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大学日语系、北京外国语大学日本学研究中心;读研期间曾获奖学金赴东京大学研究生院学习;毕业后曾在上海某大型培训机构和广州某大学工作。

快乐日本语的创始人万老师给我出了一篇命题作文,让我在规定时间(8 月10 日前)规定地点(珠海,这叫“双规”,哈哈)老实交代:为什么来快乐日本语工作?于是有了这篇文章。

来快乐日本语之前,我在广州某大学的外语系工作。再之前,我在上海的一家大型培训机构工作。坦率地说,不论是在广州还是在上海,我的收入和闲暇也并不差,而且比例也很合适。从经济学上来讲,人的幸福感很大程度上是由这两者决定的。我有一个大学同学,毕业之后进了一家跨国会计师事务所,拿着让绝在大学大多数人艳羡的薪水,她给我打电话,说她最大的梦想是——“睡到自然醒”。我当时准备了一大段夸她如何女中豪杰、如何巾帼不让须眉、如何让我自愧不如、我的佩服如同滔滔江水连绵不绝等话,却一下子被噎了回来,无言以对——那感觉,你懂的。对所有人来说,时间永远是稀缺的,一个 24 小时都拿来挣钱的人,什么时候来花钱呢?——你知道,花钱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可是他们没有时间来享受这种惬意。回到刚才的问题,我为什么辞职了呢?因为我不“快乐”。在之前的两个岗位中,我需要做的只是一种按部就班的、程式化的工作,这种工作,永远不痛不痒,——让我想起一个词,行尸走肉。我知道在有些人看来,“快乐”是个很滥俗、甚至很肉麻的词,不过,我要谈谈在我的词典中,“快乐”是如何定义的。我记得高中时候,读过叔本华的一段话,大意是人性本“贱”(这是我的理解),总是挣扎在“痛苦”和“厌倦”中。当你的欲望指向某个东西而你无法获得的时候,你会因为一种缺乏感而痛苦不已;而一旦这个东西到手、你的欲望得到满足,你很快就会陷入无尽的“厌倦”中。快乐只有短短一瞬间,就是从缺乏到拥有的一瞬间。这就是物质带来的欢愉——永远是短暂的,且其代价是一大段的痛苦和厌倦。

所以我想,只有一种快乐是持久的,这种快乐就是“痛并快乐着”。没有痛感的快乐,充其量只能算是一种低级的、形而上的“快感”,而永远无法“直指人心”。言归正传,说说我来到快乐日本语的缘由。当时,我在前一个工作中体验到一种“温水煮青蛙”的危机感,让我每日坐立不安。我不止一次追问自己,我的生活中到底少了一种什么?最后我觉得,是“快乐”——它就像一枚金币,一面是年轻、激情和梦想;另一面是稚嫩、痛楚和惶惑。然后,我在网上遇到了快乐日本语。仿佛跟我当时的想法暗合一样,她就叫“快乐日本语”。我浏览了这个网站,有一点吸引了我:这个日语培训学校,居然还给学员们发奖学金,而且还是真金白银地发!就我之前对培训行业的了解,这肯定是绝无仅有的。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培训学校?我当场就拨通了咨询电话,当时将近下午6 点,而且是星期五。我知道是下班时间,担心没有人接电话;但卯足劲儿打了三分钟,终于等来一个女生姗姗来迟的接听。老实说,声音很女生,但是语气很干练,没有半个多余的音节(除了每句话末尾那个莫名其妙的语气词“hao”)。这个女生就是快乐日本语的创始人——大名鼎鼎的万老师。

几天后我来到珠海,见到了真人版的万老师。出乎意料,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个非常瘦弱、但十分清爽的女生,抗风能力绝对在 3 级以下。不过,等到万老师一张口,我就开始搜索脑海里的参照系——我之前在日本留学兼职的时候,公司老板是一个雷厉风行的中国女士;在上海工作的时候顶头上司是个说一不二的日本女性;我读研的时候,导师是一个思维缜密的女教授。嗯,就这一类了。来快乐日本语面试之前,我也做了一些“情报工作”,给万老师勾勒出一副这样的形象:川大日语系毕业,留学日本大阪国际大学,回国后以三个第一的成绩考入中大读研(基础日语第一、日本文化第一、总分第一),硕士论文获得了全国二等奖。异地他乡,白手起家,将快乐日本语做成了覆盖全珠海各高校、深受大学生喜爱的一家日语培训品牌。实际上,表面的光环之下,背后永远隐藏着无数的艰苦和努力;成功的表面之下,有着无数次的“try and error”。我见到万老师的时候,她刚给学生上完课,依稀能够窥见一丝疲惫的神色。虽然有其他老师和工作人员,但是由于事务繁杂,万老师总有处理不完的事情: 大到快乐日本语今后的发展战略、教学质量的提升路径,小到如何给每个学员解答好每一个问题,都在她的思考范围之内。虽然我入职不久,但是从这短短几个月的观察和接触来看,我有时候不得不暗自寻思,这名弱女子到底是用什么材料做的?但是,万老师似乎永远没有郁闷的时候;不仅如此,我见过的快乐日本语的其他老师和工作人员,也是如此;永远阳光明媚,一副“天不下雨天不刮风天天有太阳”的模样。我知道这不是事实,生活中,舌头上生个泡就能让人愁眉苦脸。我想,也许是因为他们有一种“教”无止境深刻的、不易撼动的“快乐”。范老师跟我说,当初在为“快乐日本语”取名的时候,万老师一再坚持要用“快乐”二字。我没有跟万老师确认这件事,但是我想她心中肯定是有不可让步的理由。或者说,是有一种可以称之为“信念”的东西在里面。

在我们教师的集体备课中,我充分体验到了这一点。我们需要集体对每一课、每个单词、每个语法、每个句型进行深入讨论,集思广益,就是为了解决一个问题:有没有更简单明了的方式,让学生更“快”地理解、掌握这个知识点?有没有更活泼有趣的方式,让学生更“乐” 地学会这门语言?就我个人学习语言和教授语言的经历来说,这绝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研究生毕业后,我一直在做老师,对于一个老师来说,最快乐的事情,莫过于看到自己的学生取得成功——哪怕是一点小小的成功,也值得欣慰。这绝不是什么故作高尚的话,我觉得这就跟我老爸种西瓜,想卖个好价钱一样——好价钱意味着得到尊重和承认。所以,当我们在为某一个单词、语法和句型如何讲解而纠结的时候,我承认,很痛苦;而当我们想到一个好点子,想到这个点子将让学生们豁然开朗的时候,这种喜悦也是难以言表的。如果,有人因为我们的这点小小努力而不断进步,直到达到TA 的目标,这种快乐就犹如一坛陈年老酒,散发出一种经久不息的芳香。有一个笑话,说,“做老师的很厉害,因为他把自己的思想装进了别人的脑袋;做老板的也厉害,因为他把别人口袋的钱装进了自己的口袋;而做老婆的更厉害,因为她能同时做到这两个事情。”这个笑话说出了一个事实,做老师很难,因为他要把自己的思想装进别人的脑袋。实际上,另一个事实是,做学生也很难,因为他要配合老师做到这一点。

心理学上说,稳定给人带来幸福感(这就能理解为什么“女”生要有“家”才能“嫁” 了)。当变化到来的时候,人会本能地抵抗。当新知识来到你的脑门前、要改变你的想法时,你会本能地抵抗。而我们要克服这种抵抗,接受新知识。所以当老师们在痛苦的时候,学生们也在纠结。学生和老师要联手合作,要双剑合璧,与这种痛苦殊死搏斗,才能披荆斩棘,到达柳暗花明的境地。以前读过新东方总裁俞敏洪的文章,他引用了美国著名的民权运动家马丁·路德·金在《我有一个梦想》中的一句话,叫做“从绝望的大山中砍出一块希望的石头”。不论你学习什么语言,都有想放弃的时候;当中途退出的念头升起的时候,想一想这句话,我们就能走出眼前的心情沼泽地,坚定地迈向希望的高坡。6年来,快乐日本语目前虽然已经通过脚踏实地的努力,得到了同学们的认可,但是她远未成熟;她还年轻,她还在成长的路上。而我自己,也是如此。我来到快乐日本语,就是想见证她的成长,分享她成长过程中的苦与乐,痛与慰,彷徨与坚定,迂回曲折与勇往直前;同时,对我自身来说,这也将是我人生中一次珍贵的体验,这种体验,我想可以称之为"有痛感的快乐"。这就是我来到快乐日本语的缘由。

三个故事

1 块钱的故事

2011 年8 月,暑假。烈日炎炎,知了聒噪,一如往年。

学生时代,曾经很享受暑假。但是今非昔比,我已经是一名大学教师。对我来说,暑假是个很奇怪的安排,大学如此安逸(不论老师和学生),漫长的暑假罪不可赦。我已经无法忍受暑假了,确切地说,还有跟暑假所象征的那种温吞、松弛、散漫。我决定“掐断”这个暑假,做点别的事情。

于是我从那所大学出走,拎着行李,来到珠海。面试办公室位于饭堂三层这种奇葩位置,十分狭小,但是装饰得很温馨,其他一切都很稀松平常。先见到了万老师,接着又见到了范老师,这俩给我面试了半天,堪称史上最无聊的面试。又一起吃了一顿饭,饭很难吃(对不住了,北师大“老北京"餐馆),不过范老师讲的故事却很引人入胜。

故事是万老师创业的故事。最初是有人要考研,要求正在中大读研的万老师辅导,万老师很牛气地表示不教一个人,要教就得教一群人。然后人家没办法,回家想办法,还真的整了一群人过来,这回万老师欣然答应,倾囊相授。一学期下来,大家不但学会了,还学得特high,每个学生都彻底被万老师的魅力所倾(hu)倒(you)了,于是口耳相传,引来更多学生,万老师不得不继续开班授徒,且一发不可收拾,几期下来,俨然已成规模,形势所迫,于是招兵买马,开始创业了(跟今天大家听到的创业故事完全不是一个路数的好嘛)。

故事很简单,不过细节很丰富,让我觉得特别印象深刻。范老师说,万老师的第 1 期培训是在北师大一个很破旧的、有很多老鼠的教室里开始的。我的脑海中立即就浮现出一个光线昏暗的教室里万老师挺着个大肚子(怀孕中)手中握着粉笔指着斑驳黑板上的日文假名带着一群稚气未脱的孩子大声朗读的同时大家脚下鼠辈乱窜的欢乐场景,就觉得特励志。当年沃特迪斯尼不就这么开始的吗!

以前读书,经常被一些细节莫名吸引,比如说以前读日本历史书的时候,读到丰臣秀吉冬天脚跟皲裂,我就能想象出这个长得像猴子一样的男人在日本的严冬里拼杀在疆场时蹬着马镫的那只脚的钻心疼痛(看来人人皆有八卦潜质)。范老师描述的老鼠乱窜的场景,让我想起了我读研毕业之后雄心万丈回湖南创业时候的事。当时我租住的那个筒子楼里面,每到夜晚,圆滚滚的老鼠从各个黑暗的角落结伴出游,现身于沾满油污的楼道里,一听到行人脚步声或小孩啼哭声就连滚带爬四处乱窜,就是去楼道尽头去上个厕所,脚下随便都能绊到几只。当这个疯狂的画面在我脑海中复苏时,我对万老师产生了深深的共鸣。

不过我没有立即答应万老师加入快乐国际,而是跟她说,我要回去思考一下。

几天后,我给万老师回复说,我愿意加入快乐国际,不过有一个条件,你得给我就加薪。

万老师问我要加多少。

我说 1 块钱。她说为什么?

我说,我觉得你给的低了,我不满意,所以我要加。但是你还没有看到我的工作,还不知道我值多少,情有可原,所以先加1 块。你也不至于出不起,我也不能委屈我自己。

题外话:读到这个故事的人,都觉得我特牛,但我觉得这是一种高级的谦虚。如今我自己变成招聘人、面试人的一方,不时也会遇到自觉特牛的应聘者,一上来就提各种要求,我总会想,在证明你自己特牛之前,是否可以先做出点什么来?发传单的故事

不知道怎么回事,入职后不久,我就被万老师“发配边疆”,来到了面朝大海、四顾荒野(感觉)的吉林大学珠海学院,简称“吉猪”。

我感到鸭梨山大。因为,我来“吉猪”,不是教人日语,而是招生。 “吉猪”依山傍海,在山脚下延绵数几公里,南校门外,是当地的村子,以学生为主要顾客群,各种饮食店、小卖铺和旅馆鳞次栉比。我就在村里的一个小旅馆住了下来,开始琢磨招生的事情。

我之前没有正儿八经做过招生工作,但是我知道,必须得想办法让学生知道我们,让他们能够体验我们的教学和服务。

我首先想到派传单。

给我的人并不够,我手下只有一个兼职。但是我必须在几天内把为数不少的传单递到学生手中,我得完成任务。

然后的故事特简单,我做了一个决定,然后,连续很多天,吉猪的同学们吃饱了喝足了从饭堂出来之后,就看到一大叔带着几个同学,很亲切地跟大家打招呼,给每人递上一份传单。

但是这个决定对我来说,谈何容易!你能够想象几个月前还站在大学讲台上、手中拿着讲义、眉飞色舞口沫横飞的那个人,现在站在另一所大学的饭堂门口、手中拿着传单、逢人便笑脸相迎的场景吗!

你知道吗,我在纠结时,想起了一个场面,两个人。

那个场面是,我没有完成任务,然后灰溜溜地回去,然后告诉万老师,我只会教书!

两个人,一个是俞敏洪,他当年在北京凛冽的寒风中提着浆糊桶,见着电线杆就刷的场景,应该比我还惨。

另一个人是爱因斯坦。他没成名时,穿了一件破旧无比的大衣走在纽约繁华的街头,朋友劝他添一件新的,他说,“没关系,反正在纽约谁也不认识我。”

感谢老俞和爱因斯坦,帮我跨过了这道坎,递出了第 1 份传单!

感谢我自己,好不容易搞明白了,简单的事情也要做,还要做好,这才叫能耐。

后来,我在一本书上读到一个故事,说在某建筑工地上,工人们都在忙在搬运着砖。便问第一个人,你在做什么?这人没好气地说,在搬砖;再问第二个人,这人平静地说,在砌墙;再问第三个人,这人自豪地说,我在建一座宏伟的教堂!再联想起古时候那个“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的故事,我才知道,人的眼光是何等重要,眼光只局限于方寸之间的人,只是在“搬砖”和“扫屋”,他们会因此而郁闷不乐;而着眼于大处、远处的人,则在“建教堂”和“扫天下”,他们会莫名其妙地激情燃烧,全然不顾世人侧目。

你看看,事情有时候就是荒诞,读了那么多年书,要明白这么简单一道理,还需要纠结!关于离开的故事

2012 年8 月份,我奉命来到广州,创建了广州分校。

选场地、搞装修、买办公家具,甚至宣传招生、做好教学,都算不上太大的挑战,我面临的真正的挑战是,我对管理完全是一窍不通,根本不知道如何去打造一个团结的、有战斗力的团队。

招聘、培训、上岗……不断有人进来,也有人离开(这是所有企业的常态)。我真心感谢每个曾经与我共事的同事。实话实说,虽然难免有些矛盾冲突,但在一起共事的日子,基本上总是愉快的,而离去的时候则未必。见多了各种离去,我渐渐地对人和事多了一些认识。

我甚至认为,一个人离去的背影,才是他最真实的姿态。

我要讲两个关于离开的故事。

第一个同事,是个很阳光、积极向上、也很聪明的大男生。我与他一起工作了半年。这半年期间,我们刚进入大学城,尽管有一批中大珠海校区的同学因搬迁到大学城校区和南校区,追随我们而来,但是我们必须让更多的同学了解我们,选择我们。所以我们的招生工作是十分辛苦的,这个同事从珠海跟我来到广州,从第一天开始就投入了紧张的宣传中。半年期间,他做了许多的工作,因为他的努力,我们的工作也有了一些成果,越来越多的同学选择了快乐国际。但是有一天,他告诉我,他要离开。他说他觉得自己的工作,没有得到认可,他没有感觉到工作的价值。我当时意识到,我是我的责任。我没有让一个刚出校门、涉世未深的人,意识到自己其实在做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他只是认为,自己只是招收了一些学生而已。但是,我没有让他明白,其实他的工作,帮助了许多同学,在快乐国际掌握了外语,有的实现留学梦,有的则进入了自己心仪的公司,还有的可能目前没有发生太多变化,但是有一天,因为某种机缘,他的学习讲给他带来很大的成果。当年轻的乔布斯在研习书法、在印度冥想的时候,谁会想到这些会与苹果公司日后的成功会有联系呢?这个同事,不会有机会见证,从2012 年到2015 年,快乐国际已成长为开设了五门外语十多门课程、拥有南、北两大教学中心、年培训千余人次,营收达数百万的大型培训机构,这一切,当然也离不开他的努力。

第二个同事,我与他共事的时间不到 3 个月,但他却让我大为敬佩。他从日本一所名校硕士毕业后,在日本工作了几年,因为一些原因回国,过来应聘。经过笔试、面试、试讲等几个环节之后,我必须得做出决定了。然而,他的表现却让我颇为纠结:一方面他的基本知识十分扎实,日语能力也相当出色;而另一方面,大概是由于在日本社会浸润太久,他非常像一个拘谨的、毕恭毕敬的日本白领,缺乏课堂表现力。我决定让他留下来。我明确地告诉他我们对老师的要求,希望他做出改变。他欣然接受,并努力尝试让自己活泼随意起来。他做事,处处都体现了一种职业精神。他会一丝不苟地对待每项工作,跟你确认细节,并且定期汇报进度,提交成果;如果有什么要修改的,他会立即返回修改。如果要求他交点什么,他会发一份非常整洁、漂亮的文档到你的邮箱。但是遗憾的是,他在教学风格上的改变并不顺利,试讲过很多次之后,课堂仍然沉闷乏味。我想对他来说,这太难了,难度不亚于再造一个人的性格。

觉察到我的为难之后,他向我提议转为兼职教师,在我们需要的时候,继续与我们合作。同时,他还表示,会完成我不久前交给他的那份文档的翻译,一周之后提交给我。我真心感谢他的这个及时的提议。说句实话,我没法留下他,因为那对我们的学员是不负责任的;但是我也不忍心这么短时间就辞退一个很优秀、也很努力的老师。他的提议,让双方都得以以一种体面的方式处理困境,让我看到一个很优雅的背影。直到今天,我还与这位老师保持着联系,我非常敬重他,并且希望与他维持长久的友情。可能有人会问,我自己什么时候离开?老实说,不知道。2015 年8 月份,我加入快乐国际的第4 年,我续签了合同,这次合同的期限是—— 30 年。我戏称这一纸合同为“卖身契”。想想自己已经过了而立之年,这不是疯狂的约定吗?

管他呢,我的想法是,别把自己不当回事,也别把自己太当回事。







 热门推荐

搜索

热词搜索

合作伙伴

パートナー